“大青山有个‘青’字,可它为什么不青,而是光秃秃的呢?”数年前,懵懂无知的儿子指着呼和浩特北面的山岭好奇的问赵子阳,为了解答孩子的问题,赵子阳开始潜心研究大青山,从此深耕大青山文脉,研究中华文化中的古阴山足迹。

  “大青山的历史特别古远,其形成年代可追溯6亿-4.4亿年前。据考证,早在36亿年前的太古代初期,大青山就形成了原始的古陆,被称为‘华北古陆核’。”赵子阳讲述,历经数亿年的地壳升降、海陆变迁、火山地震、霜剑风刀雕刻的大青山,孕育出众雄伟挺拔的山峰和奇异秀丽的景观。

  大青山古时又称“阴山”、“祁连山”、“青山”等,一度草木葱郁,古树参天。由于战争、垦荒、建筑、气候、土壤等多重原因,大青山的生态环境不断恶化,以致岩石裸露、草木稀疏,水土流失严重,生态安全受到严重威胁。近年来,敕勒川近两万亩草原通过修复,已基本恢复原有生态状况,为将大青山前坡打造成集生态绿化、环境保护、美丽乡村和彰显文化特色为一体的首府生态功能区奠定了坚实基础。

  走在山间田野,赵子阳讲述,呼和浩特的建成与大青山息息相关,内蒙古的很多文脉都蕴藏在大青山中。与北京周口店人同期的大窑文化,是内蒙古远古人类活动的源头。中国最古老的的长城——秦赵长城,至今仍在古老的阴山上留下斑驳的痕迹。拓跋珪、高欢、宇文泰、杨坚、李渊等三十余位帝王与大青山有着直接或间接的关系。

  “呼和浩特市大青山坡根底秦汉长城是是秦始皇时期(公元前214年)所筑长城的重要组成部分,也是整个秦汉长城中最有研究价值的段落。”提及这段长城,赵子阳侃侃而谈,该段长城是由砂石、砾土堆积,外包石块摆筑而成,其基宽3~4米,高3米,距今已有二千余年的历史。长城沿线有烽燧分布,与战国赵北长城在山脚呈“T”字形相汇,是战国、秦、汉三朝代长城交汇并存的节点。

  大青山到底是一座什么样的山脉?这是摆在赵子阳面前一个意义重大而又迫切需要解决的课题。8年的时间,赵子阳每天半夜时分就寝,凌晨五六点起床,夙夜不懈,孜孜矻矻。为了探明历史上赫赫有名的白道的具体走向,数次深入坝口子沟、乌素图沟、蜈蚣坝、白道梁,寻古迹,访故老。期间,赵子阳发表了《大青山赋》、《“大青山”名称流变考》等文章20余篇。2019年,赵子阳出版了《大青山文脉:中华文化中的古阴山足迹探究》一书,诉说着大青山的辉煌人文和悠长历史。

  爱上内蒙古的理由:大青山

  阴山山脉大青山段,是中国北疆的一道天然生态屏障。大青山地区是中国远古文化的重要发祥地之一,石器时代人类活动遗迹在此区域星罗棋布,拥有深厚的历史文化根基。历史上,不同时代、不同族源的草原民族源源不断地涌入,这里既有烽烟战火的血腥经历,也有民族融合、团结交往的欢歌。多民族文化的激荡碰撞和交融,使大青山地区形成了开放包容、刚柔并济、勇于进取的地域文化品格。

  责任编辑:周婷婷、刘之允